• <optgroup id="wgciw"></optgroup>
    <xmp id="wgciw">
  • <wbr id="wgciw"></wbr>
    廈門實時資訊_廈門便民服務_廈門生活資訊

    郭剛堂:走出“失孤”的日子

    欄目: 熱點新聞 來源:廈門涂圖

    找到兒子后,生活里只剩下高興的事了,郭剛堂獲得了24年來最大的自由。郭剛堂自己則有了很多心愿,他曾告訴彭三源,希望見證郭振結婚生子,幫兒子帶孫子。 郭剛堂的后腦勺隱藏著一處傷疤,大約5厘米長,是他在騎行尋子的路上留下的。新京報記者 戚厚磊 攝...

    找到兒子后,生活里“只剩下高興的事了”,郭剛堂獲得了24年來“最大的自由”。郭剛堂自己則有了很多心愿,他曾告訴彭三源,希望見證郭振結婚生子,“幫兒子帶孫子。”

    郭剛堂:走出“失孤”的日子

    郭剛堂的后腦勺隱藏著一處傷疤,大約5厘米長,是他在騎行尋子的路上留下的。新京報記者 戚厚磊 攝

    郭剛堂的后腦勺隱藏著一處傷疤,大約5厘米長,是一道縫合的傷疤。時間久遠,這處傷疤被一頭倒豎的短發埋在底下,頭發依然茂盛,上面灑滿銀霜。即便湊近,也很難察覺。

    這是他在騎行尋子的路上留下的。

    騎行的路上,受過的傷數不勝數。郭剛堂從不主動提起,即便到了現在也是如此。

    作為電影《失孤》的原型,兩個月前,郭剛堂歷經24年,終于找到被拐走的孩子郭振,認親儀式上,父子抱頭痛哭。

    “1997年的9月21日,小郭振就是在這里被拐走的。今年9月21日,就是孩子被拐的第24年。”

    9月13日傍晚,在山東聊城李太屯小區附近的一條路上,郭剛堂指點著當年兒子被拐的地方。

    如今,這里高樓林立,鐵門攔住了通往目的地的路。

    聽說今年的中秋節正是9月21日,一直大步向前的郭剛堂遲疑了一下。他放緩腳步直至停下,回過頭來再次確認,“哦?今年的9月21是中秋節?”

    "那今年肯定不一樣了。”郭剛堂笑出了聲,他重新抬起腿,甩開手臂向前走。

    郭剛堂:走出“失孤”的日子

    9月13日傍晚,郭剛堂指認郭振曾經走丟的地方。新京報記者 戚厚磊 攝

    “孩子找到了,以后就剩高興的事兒了”

    對郭剛堂而言,找孩子這件事,更像是一種習慣。

    直到現在,郭剛堂偶爾還會忘了,孩子已經找回來了。像是一種機械動作,他總是不由自主地在腦子里對比照片,判斷哪個孩子更像郭振。聽到別人說一句恭喜,或者自己反應一陣子,才又想起,“哦,原來我的孩子找到了。”

    在大家眼里,郭剛堂總是難以掩飾那份喜悅。

    與騎行尋子時的憔悴不同,郭剛堂現在看起來更年輕了。盡管頭發的顏色已經變淺,但現在他總是面帶微笑,眉間的皺紋淡了,取而代之的是眼角處的魚尾紋,拖的很深。

    早在今年7月以前,他就得知了找到孩子的消息。職能部門里一位熟識的工作人員給他打來電話,讓他統計一些數字:“這些年幫助了多少孩子回歸家庭,這些年發現的疑似郭振的孩子有多少?”郭剛堂一聽這話,立刻詢問,“我的孩子在哪?”

    他想,這難道不就相當于“獲獎感言”嗎?盡管對方沒有給出確定的回應,郭剛堂心里基本確定,郭振找到了。過了幾天,他從公安局確認了。那一刻,他高興得好想立刻回到家中,將一切對妻子和盤托出?墒撬,消息還在封鎖階段,后續工作仍在開展,還沒到宣布喜訊的時刻。

    家里沒人,郭剛堂一個人哭了一整天。邊哭,邊回想這24年的點點滴滴,腦子里像過電影一樣,閃過那些摩托車飛馳而過的地方。他總在想,孩子一定會找到的。而這一天,他終于等到了。思緒萬千,直到太陽西沉,聽見鑰匙轉動門鎖的聲音,郭剛堂才起身,去洗了把臉。

    自那天起,他獲得了“24年來最大的奢侈”——晚上睡覺可以關機了。他也開始停止散播尋找郭振的信息,面對找上門來的線索,他一一核實后,上報給了公安部門——“不是郭振,但萬一是別人家走丟的孩子呢?”

    郭剛堂:走出“失孤”的日子

    9月11日,李太屯小區,郭剛堂展示他曾經插在摩托車上的尋人旗子。新京報 汪暢 攝

    又過了幾天,他終于忍不住將消息告訴妻子。一個多小時內,妻子一會兒哭一會兒笑,躺在沙發上反復念叨“可找到了”?捎肿载,覺得自己沒看管好孩子。不過無論如何,孩子找回來了,這就是一件高興的事,平復了心情,妻子張文革感嘆,“孩子找到了,以后就剩高興的事兒了!”

    那些天,郭剛堂一直在想,認親現場一定不能哭。“我以前也見過那么多團圓的畫面了,覺得不會哭的。”可沒想到,當郭振將那雙壯碩的胳膊朝他伸出,扳過他的肩膀,喊了一句“爸、媽”,眼淚還是止不住地淌在臉上。

    好消息傳得很快,社區的工作人員都說,早就嘗到了郭剛堂托侄女兒去發的喜糖和花生。朋友們也在等著郭剛堂閑下來,去酒桌上“大醉一場”。

    郭剛堂說,認親之后,他們夫婦常和郭振聊天。他坦言不像面對日夜看著長大的孩子那樣直接,但聊天也沒有那么小心翼翼,一切都在自然而然地發生。聊天內容大多是噓寒問暖,“天冷了,就提醒他添件衣服。”前段時間,河南暴雨,他拿出在各大平臺直播所得的打賞,全部捐給了當地幾個馳援河南的救援隊。他給孩子發去消息,提醒他注意安全。孩子回復,“爸,我會注意的。”

    郭振現在是一名老師,教師節當天,郭剛堂特意發朋友圈說,“老師,您們辛苦了,謹祝節日快樂!”他沒有單獨給郭振發消息,“朋友圈他肯定能看到,他看到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。”

    護家的想法

    面對前來采訪的記者,郭剛堂先要約法三章:不問郭振的事,不進家門,不采訪家人。

    面對提問,他反復提及“順其自然”,希望尊重每個人的意愿。他實在擔心自己家人和養家人受到網絡輿論的傷害,三番五次請求大家別再發表關于孩子應該留在哪兒的意見;乇艿枚嗔,他有時也對記者憨憨一笑,“有時候覺得你們可憐,就是為了這個事來的,但是我不能說。”

    后來發生的一切,讓郭剛堂更加篤定了護家的想法!妒Ч隆吩驼业胶⒆拥南⒈幻襟w報道后,關注度一下子飆升。孩子決定在養父母處生活,而自己也不打算追究養家的責任,這樣的消息放出來后,很多評論讓他想不通,明明郭振是受害者,為什么還有人對他橫加指責?

    說到這里,郭剛堂伸出右手,用力地拍在桌子上,“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我們想要的是什么”,他眉頭微皺,脖子拉長,身子挺得筆直。旋即又恢復了平靜,一如以往。

    泡在網上多年,郭剛堂知道輿論有多可怕。他反復提及“錯換人生28年”的新聞,感嘆兩家人或許本不必鬧得這么僵。類比到自己身上,他覺得自己的家事沒必要讓外人知道,他害怕外人的評論淹沒自己好不容易找回的親情。在郭剛堂的心中,只要孩子能健康地回來,就是最大的幸運。

    欧美牲交a欧美牲交aⅴ另类_太短了怎么变长_亚洲色偷偷偷综合网_七猫免费阅读小说完整版_忘了戴胸罩被同学摸了一节课_校花被带到仓库糟蹋